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塔城新聞網網絡舉報入口
返回首頁

端午
2014-05-30 12:32:30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徐海   評論:0 點擊:

40年前,我出生在遼西一座偏僻的小村莊里。對于鄉村的人家來說,他們心心念念銘記的是幾千年傳襲下來的傳統節日,其中尤數端午最有文化韻味。記得很小的時候,我就從曾祖父那里知道了端午的由來。從那時起,我不 ...

40年前,我出生在遼西一座偏僻的小村莊里。對于鄉村的人家來說,他們心心念念銘記的是幾千年傳襲下來的傳統節日,其中尤數端午最有文化韻味。

記得很小的時候,我就從曾祖父那里知道了端午的由來。從那時起,我不僅愛上了粽子的美味、艾葉的清香,更對剛直不阿、不惜以死明志的屈原心生無限敬意。許多年后,當我在語文課本上看到那句,早就爛熟于心的“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時,就如同遇見了一位久違的朋友。那是早已離開了人世的曾祖父,留給我的關于端午最具文化氣息的記憶。或許誰都不曾想到,屈原和端午就這樣在一個年僅四歲的孩子心里,打上了深刻的烙印。

不僅如此,曾祖父還告訴我,端午節那天也是一代名臣伍子胥的忌日。聽完伍子胥幾乎與屈原相同的遭遇后,不諳世事的我當時就一臉憤怒地問曾祖父:“為什么像屈原、伍子胥這樣的好人,最后都被壞人逼死了?”我想曾祖父一定是無從對我解釋什么,便敷衍:“歷史就是這樣的,等你長大讀書了,就明白了。”當我真的懂了歷史興衰、人情冷暖之后,才發現自己這顆心再也不似童年那般單純了。

記憶中故鄉的端午,是從孩子們早早便扎在脖子和手腕、腳腕上的五彩線開始的。彼年,我也曾跟小伙伴為自己的五彩線和掛在衣襟上的小笤帚是不是最漂亮爭得面紅耳赤。在我看來,最疼我的曾祖母的手藝是別人趕不上的,她縫制的粽子形狀的香草荷包,更是別的小孩沒有的。

按照家鄉的習俗,端午節是一定要包粽子和煮雞蛋的。不過相對于妹妹,喜歡陪著曾祖母和媽媽鼓搗吃食來說,我更愿意跟在父親身后,去后山頂上割艾蒿。父親說:“因為山頂的路不好走,很少人上去,所以那里的艾蒿格外繁茂。”這些年,不善言辭的父親雖然與我的交流并不多,但從那時起,他就用行動告訴了我,作為一個男人,就是要盡力給家人最好的生活,哪怕只是一叢在門楣上掛幾天的艾葉。

如今,我已離開故鄉多年,不過每逢端午還會不經意想起小時候那些片段。我不知道故鄉給予別人的是怎樣的一種感覺,但對于我來說,故鄉始終是最接地氣的一份踏實。無論,我走多遠,只要一想起故鄉古樸沉靜的街巷,以及街巷里從我出生就已經枝繁葉茂的古樹,我喧囂浮躁的心一下子就能安寧下來。

(編輯:劉貴陽)

相關熱詞搜索:端午

上一篇:鄉下端午節
下一篇:端午隨想

分享到: